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煤钢供给侧改革试验政府与市场的求衡博弈

2021-12-16 来源:四川机械信息网

初入仲冬,沉寂已久的大秦线又出现久违的喧闹。

这条连接大同与秦皇岛、横贯京津冀晋四地的铁路线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煤炭运输的主动脉,其运量多寡多少可折射出煤炭业的冷暖兴衰。12月2日下午,当记者站在它的终点站——秦皇岛港卸货码头上时,只见几艘巨型散货船停泊在岸边,自动化的传送带隆隆运转,取料机争分夺秒将传送带上一堆堆黑色的煤炭注入船舱。堆场上的煤垛时盈时亏,仿佛在回放煤市过去这年阴晴起伏的一个个剪影。

此前的11月,大秦线货运量已同比大幅攀升近30%,达到去年初以来的最高点。从冷清到火爆,相隔的时间不过是短短一年。

这一切的背后是煤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强势推进:中央果决的政策执行有效缓解了两大行业长期以来的过剩痼疾;而煤钢产能的成功“瘦身”也重新唤醒了沉睡许久的市场“原力”。

这不仅是两个行业的去产能,更是一场传统工业调整结构、重构生态的改革试验。借助一道道行政指令,中央于快速清理产业沉淤之际,也打破了行业固有格局,在市场、企业、地方政府等各个主体间掀起了一场场疾风骤雨。其间,为遏制煤价的过快上涨,有关部门更在短短两个月内连续召开了8次协调会,终于让过热的市场情绪渐渐平复。这段插曲也给今年这轮煤钢去产能赋予了更多侧面:反思政府与市场在改革试验中的进退得失将为国家未来在农业等更多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镜鉴。

一名煤炭销售的苦尽甘来

一年前,面对不少电厂老客户长协订单的流失,他几乎一筹莫展;一年后的今天,他手机微信里的煤炭群迎来“求相识、求合作”红包的狂轰滥炸。

时间闪回到一年前……

2015年12月4日,在鄂尔多斯召开的2016年度煤炭交易大会上,山西一家大型煤炭企业的运销负责人王星(化名)一脸愁容。当时煤价正跌至冰点,手头上已流失不少电厂老客户长协订单的他几乎一筹莫展。

一年后的今天,他又一次来到在秦皇岛召开的2017年度煤炭交易大会,但此刻的心情已迥然不同:会场内到处是产业链上的客户在热切询价,他手机微信里的煤炭群又重新活跃在了顶栏,群里则是接二连三的“求相识、求合作”红包在狂轰滥炸。

令煤市从冰点重归沸点的是年初国务院发布的一份《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未来5年要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减量重组5亿吨。同时推出的还有一项被指为史上最严的“控产量”政策——“276个工作日减量生产制度”(下称“276个工作日制度”)——这相当于把原先遵循330个工作日生产的煤炭产能整体打了八四折。

政策双管齐下,效果立竿见影。今年1月至11月,我国原煤产量累计同比减少10%,其间煤炭价格同比回升近80%。

作为煤炭的“难兄难弟”,钢铁业也被要求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5亿吨。不过,已完成年度去产能任务的钢铁业今年实际并未减产。“钢铁无法像煤炭那样全行业统一限制产量,行业里的民企占多数,且生产不同类型品种的钢厂众多,整体控产量难以操作,只能坚定推行去产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向上证报记者解释。

今年前11月,全国粗钢和钢材累计产量分别同比增长1.1%和2.4%。

尽管如此,在去产能的作用下,行业供求关系已发生根本扭转。煤价持续单边上涨,也令企业在下半年得以喘息。据Wind资讯统计,在30余家煤炭上市公司中,过半企业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大幅上涨。其中,冀中能源的净利润涨幅最高,同比增长近4700%。

同样,在35家上市钢企中,今年前三季度有八成企业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其中5家企业扭亏为盈。宝钢股份预计全年业绩大增600%至800%。

不过,说行业已全面复苏还为时尚早。目前煤钢行业利润率仍处于工业平均水平以下,今年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钢企的亏损面为27%。

http://www.allove.com/product.php?page=4&lm1=20

http://www.allove.com/product_detail.php?id=108

http://www.allove.com/hy.php?id=146

http://www.allove.com/service.php

友情链接